吳季子掛劍賦

維基文庫,自由的圖書館
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
吳季子掛劍賦
作者:夏思沺 清朝
1837年
本作品收录于《少嵒賦草
  姜兆蘭注:以中心契合,不忘故人為韻。史記吳季札徐君好其劍,口不敢言;季扎知之,為使上國,未獻。還至徐君已死,乃解寶劍繫其塚樹而去。從者曰:「徐君已死,當誰子乎?」季扎曰:「始以死背吾心哉?」

交誼略跡,信必由衷;不分久暫,自貫初衷。傾盡言觀,固敦舊雨, 班荆道,亦見高風。惟一誠以相與,斯兩地之能通。此所以誌遺嶶於史記,傳高誼於吳中。彼吳季子之出使也。

乘車戴驟,帶劍遙臨;儀容益壯,顧盻偏深。横秋水於腰間,金鋼百煉;舞雄風於掌上,風雨孤吟。碌碌麈寰,絕少風胡之眼;勞勞客路,誰傾公子之心。不期徐土停驂,徐君把袂, 當乍觸而袖移,更遲回而情繫。欲求贈我,未敢明言,任是開心,徒存虚計。原來是寶,豈因所好而投,况在初交,未必此懷相契,而季子以心許也。片刻遭逢,終身結納,惟茲越鍔,幸遇知交。縱勝昆刀,何難贈答,方針他邦,未歷須隨,綿帶以摩挲,不妨異口相酬,重作賓楚之會合。

俄斯塚之纍纍,顧豐碑之屹屹。君去杳茫,我來抑鬱,如今欲贈,嗟彼美以云遙,從此攜還,奈初心之頓拂。翻憾人亡物在,吾意何之,對兹豐草長林,爾思豈不,則雖故人永謝,夙願須償,解來淚落,掛去情長,生死何分?一諾堅于金石,幽冥隔,九原諒比心腸。歎分襟兮未遠,今每飯兮不忘。從兹今昔殊途,存亡異路,離緒空腸,交情莫訴。繫魚腸於樹底,願教死者長依,望馬鬃於墳頭,未識遊魂可遇。縱使雞鳴五夜,起舞無從,焉能酒酌三更,引杯如故?於是含情反旆,抱痛回墓,前 輪拜别,地下誰親?磨已十年,方為堪偕白首,交全一面,可憐據絕紅塵。他時若化龍飛,同為棄我;今夕能來蝶夢,再見斯人。

PD-icon.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,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。